山东何氏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612|回复: 0

关于何氏九仙的传说

[复制链接]

96

主题

96

帖子

318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18
发表于 2016-12-5 14:0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关于何氏九仙的传说
——也谈九鲤湖的梦文化
文/蒋维锬

       一、关于何氏九仙的传说
  九鲤湖梦文化发端于一个古老的神话传说。原来,仙游县初名清源,是唐武周圣历二年( 6 9 9年)由莆田析置的。追至“天宝元年,改泉州为清源郡,别驾赵颐正以县名同郡非便,奏请改之。因考故事,谓有九仙人姓何,以兄弟九人登仙得名,遂改为仙游县,“隶清源郡”(祷宋宝佑《仙溪志·叙县》)。九鲤湖即何氏兄弟登仙之处,所以,探讨九鲤梦文化必须溯源于九仙传说。这个传说起初比较简单。后来在流传过程中经过口头和文字的不断加工,情节逐渐趋于完整、传奇。我们从以下几条来人记载,可以看出其增变的大致轨迹:
  南宋李俊甫《莆阳比事》引晚唐徐寅之记谓:仙兄弟九人,汉元狩中自临汝来居九鲤湖,炼丹成,乘九鲤上升(因以名湖),有丹处、药槽、虬迹、巨人武在焉。后人告其岩曰何岩,水曰仙水,山曰九仙。
  南宋王象之(舆地纪胜}:鲤湖在仙游县中,有九鲤鱼。汉景帝时,豫章何翁,其妪张氏生九男,目俱盲,独长者一目,为诸弟前行。翁与淮南王安游,九子劝父俱隐不听,遂相与入闽。至西州,谒吴道人,饮以所居井泉,九人之眼尽开,于是炼丹湖上,丹成以食鲤,鲤变而朱,便招风雨,湖水为溢,鲤数踊欲飞,九人各乘一上升,后人建祠祀之湖上焉。
  南东兴化知县黄录《九鲤湖记》:长老云:何氏兄弟九人之初至也,止于南山而炼丹于湖,丹成,鲤化为龙,乘之而去。故其山名九仙,湖曰九鲤,总名曰何岩,皆以何氏始。何氏临川人,父居江淮间,与淮南王安相善,子知安之必亡而隐是山,父不能从,安败,始去南求其子不可得而死于岩山。今庙食于仙游者父也,群仙当自有餐于帝所。
  宝佑《仙溪志·祠庙·灵显祠》:稽之载籍,神姓何,讳未详,始居庐江,徙豫章,娶张氏,生子男九人,女四人。时汉淮南王安好文学与术数之士,神在江淮间与王友善,九子亦从之游。后九子师大罗,学辟谷法,遂自九江寓居于闽之于山(今福州九仙山),经高盖山(今永福县),复过莆(今有太平社行祠),因觅山川之秀,遂过鸡子城山东北之湖上。尝对奕于岩畔,炼丹于湖侧。其父府君亦辞淮南渡江而右,与其母小君自闽之莆,迹寻其子。九子丹成,欲引父俱仙,以母不从而止。湖有九鲤窃尝其丹,皆化为龙,九子乘以上升。父遂隐其山。四女归张、杨、范、信氏……后计其经行之地,目其山曰九仙山,湖曰九鲤湖,有何岩、何岭、仙水之名。
  何氏九仙的传记至南宋即基本定型,不再衍化。古籍对这一传说多所引述,而少作论证。唯明代学者周瑛尝以为:“其事荒忽,无可依据,以理度之,只是此湖首受石所、何岩诸水,其长九里耳。”(弘治《兴化府志》)周氏之见,无从考证,亦聊备一说而已。明代有人怀疑九仙或许是指淮南王刘安和“八公”。如黄亨夫《春日柬九仙兼与论梦诗》云:“当日八公何处所,君家兄弟表湖天。”王世懋《游九鲤湖记》亦有此疑:“何仙兄弟九人乘鲤事颇杳冥,又与淮南、“八公”异颠末。”近人徐鲤九受前人之启发,作《九仙考异》论文,正式提出九仙传说是假借淮南王刘安与“八公”的论点。据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本传记载,刘安之父刘长是汉高祖的小儿子,汉文帝的异母弟,论辈分安是汉武帝的叔父。他雅爱文学,又好术数,尝集宾客千人,编著 (淮南子》一书,颇受武帝尊重。元朔六年(前123年),他串通衡山王刘赐谋反,事泄后二人皆自杀,国除。又据《史记索隐》:“王养士,得高材者八人,号八公。”而葛洪《神仙传》则称:“八公使王登山大祭,埋金地中,白日升天。时传八公与王临去时,余药器置庭中,鸡犬舐啄,尽得升,故鸡鸣天上,犬吠云中也。”徐氏据此认为,刘安和八公并没有自杀,“其实脱身入闽变姓隐名为何氏兄弟耳”。刘安等为什么会贸然遁逃入闽呢?徐文提出三点论据:一是刘安与家臣伍被密谋时曾说:“急则走越耳。”按福建当时是为越族聚居之地,先后称闽越、东越;二是早在汉文帝时,刘安之父厉王刘长即遣使与闽越勾结;三是武帝欲发兵伐越,安上书进谏,使闽越王之弟余善得封为东越王,故刘安实有恩于越王。那么刘安等人闽后为什么又一徙再徙到九鲤湖隐居呢?徐氏又把此事与余善反汉联系起来。元鼎六年(前111年),余善亦叛汉,武帝使朱买臣等讨伐,余善自泉山(徐文认为在浙江江山县南)向南节节败退,随地设防,沿途留下三十一处越王胜地的遗迹,其中莆田广业里的越王台和仙游兴泰里的蛇湾城(与九鲤湖邻)、折桂里的鸡子城三处相近,距泉山皆约五百里之遥。最后,余善为居股时杀,故“王与八公所以终不流露其姓名也”。徐文虽尚未能征得确证,但作为一篇论文,则鞭辟近里,自成一家。
  二、九鲤湖梦文化发展源流
  九鲤湖梦文化发展源流,大体可以归纳为:发轫于唐,勃兴于来,鼎盛于明,衰落于晚清。现在看到最早成文的资料是唐贞元十八年(802年)进士、莆田人许稷《咏九鲤湖》诗:“道是烧丹地,居然云水居。山空人去后,梦醒客来初。”此诗前两句是虚写,说九鲤湖本为九仙炼丹之处;后两句是写实,指的是乞仙梦的人日夜来往不绝。如果说对此还不够明确的话,可再看九世纪末两位诗人在九鲤湖留下的纪梦诗:一位是晚唐任闽招讨使的河间人张睿《咏九鲤湖》五言长律,其末联作:“幽灵通一梦,毛骨亦生寒。”另一位是仙游本邑诗人郑良士,所作七律末联是:“我来不乞邯郸梦,取醉聊乘郑圃风。”诗人自我表白“不乞邯郸梦”只能说明他自视脱俗清高,这正反衬出当时来“乞邯郸梦”的俗人不少。
  宋代是九鲤湖乞梦风俗勃兴时期。邑人陈谠著有《梦记》一书。说为宋隆兴元年(1163年)进士,累官兵部侍郎,“嘉定初致公,封清源郡侯,食邑一千一百石”。《梦记》是他致仕家居时所著,书中所记的梦例皆为同郡后生晚辈。一可信度较高。惜原本已失传,《仙溪志》和明《八闽道志》转录其五则。据《仙溪志》载称:“神主科名尤灵,诏岁,兴、福、漳、泉士大夫斋戒诣祠下乞梦不绝。”“郡之士子有志于功名者,先期斋沐揭祠丐灵。”从这些记载可以看出,宋代鲤湖仙梦已成为举子们叩取功名的敲门砖,而且此风已由兴化郡滥殇到闽中四郡了。
  明代,九鲤湖乞梦的风气更是盛况空前,影响所及.“由莆而闽,而天下,靡不闻风而翘想之;士大夫宦游兹土,莫不函疏叩关而至”(明郑纪《仙梦辨》)。“九鲤有人争乞梦”(即中陈宜泰诗),“夜夜游人问梦频”(祥符杨元述诗),“长老传闻多说梦”(衡阳朱炳如诗),“人间车马皆因梦”(桐城方以智诗),这些诗句都是当时乞梦风气盛行的真实写照。除了那些在福建当官的士大夫“莫不函疏叩关而至”外,还有全国各地的高级官僚、文化名流亦不远千里,慕名而来乞求于仙灵。如万历朝任过南北京工部尚书的汪应姣,从家乡婺源“同沈使君陪喻直指诣梦九鲤”,他虽“耻为身家问”,但“迷途愿指省”,故非虔敬地“洗心皈大清,掩衿俟灵命”。又如太仓王世懋、江阴徐霞容、勤县屠隆、桐城方以智等一代名流,亦都在九鲤湖留下了乞梦的诗文作品。有的名人虽然自己没有留下作品,却由他的朋友忠实地作了文字记录。如吴门四才子之一的祝枝山在《唐伯虎墓志铭》中写道:”尝乞梦仙游九鲤湖,梦惠之墨一担,盖终以文业专焉。”唐伯虎功名失意后,还在家里特地建了一座“梦墨亭”。著名书画家,也是四才子之一的文征明,则为苏州拙政园的创建者御史王献臣留下乞梦的记录。原来,王氏“尝乞灵于九鲤湖,梦得隐字”,遂决意在苏州构筑园林别墅安度晚年,并在园之最高处筑“梦隐楼”纪念,园成,特地请文征明给园中每一景点题诗作画,编成《文衡山拙政园诗画册》。明小说家冯梦龙《古今谭概》也有记述九鲤湖梦验的趣话。此外,吴县陆灿的《庾已编》亦记载十几则江南士大夫到九鲤湖乞梦的故事,其中更难免有“附会迁就,以助其灵”的夸大不实之辞,但就乞梦的基本事实说,当代人记当代事,则难以凭空捏造。
  为了接待达官贵人来湖上艺梦,明代还在湖畔构筑一座迎仙公馆,并再附会出一尊专司传梦的神灵—一范侯,祀于馆中。这样,达官贵人们就不必跟平头百姓一块挤在九仙庙内打地铺,他们可以舒舒服服地睡在公馆里,由范侯替他们向九仙传达乞梦之所求。这位范侯,在宋以前的文献中是没有的,到明代才出现,而其来历却扑朔迷离。如《兴化县志·祠志》:“范侯,何仙之绍介也,或谓何氏婿,或谓范故尚书,以资雄于乡,尤伯之初至,范实左右之,已而私啖何氏丹,面黛色,几死,仙怜而解之以白鸡血,乃醒,故今之祷必购白鸡云。”这显然是因宋人记载何翁有一女适范侯而附会出来的。
  在九鲤湖乞仙梦的影响下,明代福清石竹山“亦为九仙祈梦之所”(徐霞客《游九鲤湖日记》)。王世懋《闽部疏》:“福清县石竹山亦有九仙灵迹……土人折梦者以秋往九鲤湖,以春往石竹山,石竹山是九仙离宫,为行春治所耶!”他在 到九鲤湖之前,还顺路先在石竹山的九仙阁祈过梦。可是据宋绍兴《三山志》、明弘治《八闽道志》等记载,石竹山原是一位名叫林玄光的道者在那里炼丹,“丹成,骑虎上升”,与何氏九仙风马牛不相及。可见,到明弘治以后,才有人把它附会为何氏九仙的离宫,还把林仙观改为九仙阁。南靖鹅仙洞,祀何民九仙及传梦神范侯;泉州马甲、仙游圆通岩、仙门洞、大悲岩,都奉祀何仙及范侯,多有乞梦者。”到了清代,乞梦之俗进一步蕃衍,各地都出现一些向乡土神灵乞梦的民俗。如莆田九华山和莆禧山两处皆有了“仙公洞”,但不叫何氏九仙。莆田民间还有“春莆禧,夏石竹、秋九华、冬九鲤”的乞梦之谚。此外,请人梁绍壬《两般秋雨庵随笔·于庙祈梦》和陆以怡《冷庐杂识·胡若霖》约记载杭州流行向于谦(溢忠肃)庙祈梦的习俗;《两般秋雨庵随笔·圆梦》一则又记苏州人向况钟庙祈梦之俗;清沈起凤<谐译>有“况太守祀祈梦”一则梦的故事。《西湖佳话,于公祀祈梦》记载若干梦的故事。一袁枚《子不语》卷十四则记广东人梁某向家里所奉祀的观音菩萨祈子兆之梦…·,凡此等等,虽不能说是直接传自九鲤湖,但大体可以说是鲤湖仙梦的滥觞。
  九鲤湖乞梦之风至晚清渐趋衰落,这是由于当时内忧外患频仍,社会动荡不安,特别是山区地方土匪很多,梦客没有安全保障,敢于冒险进山的人自然不多。直至抗日战争时期,后方社会略为安定,国民党福建省政府曾有开发九鲤湖水力资源之谈,建设厅长陈作诚、财政厅长严加淦曾先后到实地考察,卒因执政无能,迄无成就。
(来源:雅女之乡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山东何氏宗亲网   

GMT+8, 2018-12-19 07:20 , Processed in 0.112836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© 2016-2017 山东何氏宗亲会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