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何氏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963|回复: 0

古代何氏家规

[复制链接]

96

主题

96

帖子

318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18
发表于 2016-12-5 13:42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网站管理员 于 2016-12-5 13:54 编辑

古代何氏家规

        [题解]何伦,字宗道,号东山,明江山(今属浙江省)人,事亲至孝。相传一天晚上有小偷到他家偷东西,他发觉之后也没有声张,在小偷要把他家做饭用的锅偷走时,他这才说:“请你把锅留下,以便我明天早晨能做饭给母亲吃。”小偷很惭愧,就把所偷的东西都还给了他。又有记载说他居丧哀毁逾礼,忌日涕泣如初丧。可以称得上是旧时孝子的典型。此篇凡分孝亲敬长之规、隆师亲友之规、待人接物之规、鞠育教养之规、读书写字之规、出处进退之规、节义勤俭之规、饮食服御之规、量度权衡之规、撑持门户之规、保守身家之规十一类,其下或又分为数条,包括了中国传统家训的基本内容。
       孝亲敬长之规
       一、能养为孝者何?盖缘不顾父母而私妻子,倒行逆施者众,彼善于此,故与之耳。殊不知孝之道,岂养之一事所能尽哉?要有深爱婉容,而承颜顺志,尊敬谨畏,而惟命是从[1]。稍有斯须欺慢违忤,或伤教败礼,取辱贻忧,虽日用三牲之养,犹为不孝也[2]。蓝田吕氏曰:“孝莫大乎顺亲[3]?”司马温公曰:“吾事亲无以逾于人,能不欺而已矣[4]。”其事君亦然。
       二、人家子弟,有父母兄长慈爱,又得教以诗书,授以生业,而能显亲扬名,以尽孝敬之道者,乃常分耳[5]。乌足言要在困苦艰难、流离颠沛之际,竭力尽心,周全委曲,消患弥变,特力独行,而不失其度者,方为孝敬?
       隆师亲友之规
       一、家素清约,自奉宜薄,然待师友,则不当薄也。切不可因已无成而不教子,又不可以家事匮乏而不从师。务要益加勉励,则所闻者尧舜周孔之道,所见者忠信敬让之行,渐摩既久,身日进于仁义而不知也。若为利欲所蔽,违弃师友,则与不善人处,所闻所见,无非欺诬作伪,汗漫邪淫之事,身日陷于刑戮而亦不自知也[6]。言之痛心,各宜自省。
       二、君子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。必须趣向正当,切磋琢磨,有益于已者,始可日相亲与。若乃邪僻卑污,与夫柔佞不情,拍肩执袂,相诱为非者,慎勿与之交接[7]。
       三、学问之功,与贤于已者处,常自以为不足,则日益;与不如已者处,常自以为有馀,则日损故取友不可以不谨也。惟谦虚者能得之。
       待人接物之规
       一、凡与宾客及尊卑长幼、君子小人相接,仪节固有不同,咸不外乎敬而已矣。若待尊长,必须言温而貌恭,情亲而意洽。尊长或不我爱,益加敬谨可也。待卑幼又在自敬。其身苟能尊严正大,肃矩整规,则为卑幼者修饰畏慎之不暇,孰得而上犯之耶?一或琐碎亵狎,便无忌惮矣。待君子之敬根于心,百凡相见往来,交际之礼,俱宜从厚,其敬始伸,稍薄则为慢矣。待小人则不然。外若敬而内则疏,包容退让,宁受亏—分,使之自满自愧,于我亦无所损。若与之争竞较量,一旦弃绝,或发其阴私,斥其过恶,彼必终身怀忿,不至中伤而不止耳。此乃一生所验之良方,以为后人应世之药石[8]。
       二、凡客至家,长或宗子出迎,久不相见者则拜[9]。或留饭,家长宗子奉陪。如系子弟中之旧师友,新姻眷,止是此子弟同陪,其馀不必见也。留饭之意,既得尽话,又得尽欢,且能尽敬,况路遥者,不使受馁而还。馔贵快便精洁,不贵多品庶[10]。亲近教益,常可往来。若一丰厚,后来难继也。
       鞠育教养之规
       一、胎教,凡妇人妊子,寝不侧,坐不边,立不跛,不食邪味,领不正不食,席不正不坐,目不视邪色,耳不听淫声,此道也[11]。今之妇人乌得而知之,夫当预与之言。
       二、凡产子,须是为母者自哺,不可委之乳母。吾尝见人家用乳母者,雇值服食,稍不如愿,反令其子寒暖失时,饥饱无节,或跌扑惊伤,隐蔽不言,致疾莫知所自[12]。且乳母中,端洁者寡,常生意外之虞,不可不谨。
       三、子女初生,三朝满月,慎勿置酒张筵,多害生命[13]。惟斋沐更衣,具酒果,抱子告祠堂[14]。其世俗催生送羹之礼,糜费无益,概宜谢绝。
       四、古礼,名子不以日月,不以国,不以隐疾,不以山川,亦不可与古先圣同名。但只名以理学之字,使之顾名思义可也。
       读书写字之规
       一、欲知子弟读书之成否,不必观其气质,亦不必观其才华,先要观其敬与不敬,则一生之事业,概可见矣。凡开蒙之后,能渐渐收敛,一惟师教之是从,亲言之是听;敬重经书,爱惜纸笔,洁净几案,整肃身心;开卷如亲对圣贤,熟读精思,沉潜玩索,反来就自己身上体认,眠存梦绎,念念不忘,如婴儿之恋慈母,饥渴之慕饮食,无一刻之敢离,无一时之敢怠;但遇紧要辞语,留意佩服,即思此一句,可以用在某处,我当谨守此行,此一句正中我之病根,我当即为拔去,不使蔓延滋长。如此为学,虽愚必明。纵不能尽忠于朝廷,亦可以尽孝于父母;纵不能建功业于天下,亦可以自善乎一身。若乃不庄不敬,卤莽忽略,未学先能,未讲先厌;或讲读之际,目视他所,手弄他物,心想他事;于书读其前则污其后,读其后则毁其前或自恃聪明,不肯用力;或专务外驰,不肯内究。如此为学,白首无成,虽成必败。居官则坏国家之事,处已则无保身之谋。所以古之圣贤,教人先在洒扫应对时着力,引诱提撕,倦倦以持敬为本[15]。
       二、读书以百遍为度,务要反复熟嚼,方始味出。使其言皆若出于吾之口,使其意皆若出于吾之心,融会贯通,然后为得。如未精熟,再加百遍可也。仍要时时温习,若功夫未到,先自背诵,含糊强记,终是认字不真,见理不透,徒敝精神,无益学问。
       三、学问之功,全在讲贯[16]。而讲书之要,必须讲后自己细看,着意研究,潜思默究,逐句绎,逐章理会,方才得其旨趣。略有疑惑,即为质问,不可草草揭过。俟一本通贯后,仍听先生摘其难者而挑问之,或不能答,即又思之,思之不通,然后复讲。真境一开,如得时雨无化,后来作文,随意运用信手发挥,自然成章,无再窒碍。若泛泛而讲,泛泛而听,原不留心佩记,徒费唇舌,不入肺腑,今日讲过,明日忘之,此章未达,又讲别章,今年未明,复待来岁,虽讲至百年,诚何益也?
       四、凡写字务要庄重,端楷有骨格,有锋芒,有棱角,不得潦草歪邪,微眇软弱[17]。古人云:用笔在心,心正则笔正矣。吾以为用笔固在心正,又在于活。手活则笔势奇妙,如走龙蛇,否则若胶柱鼓瑟,而剔画不开也[18]。是以小儿初学字时先要教其执笔圆活,如写小字,止令手提运笔,而手腕不动也则无鲁鱼亥豕之弊,既要快捷,又要不差[19]。此乃日用常行,第一急切之务。况考试之日,苟或字之不佳,涂注粗拙,纵是锦绣文章,亦不动观览矣。岂可谓字不要紧而不习也?
       出处进退之规
       一、人生天地间,智愚贤不肖,固有不齐,或出或处,或进或退,要当皆以古人为鉴,斯无咎矣。昔伊尹、傅说、吕望、孔明之处也,一耕于有莘之野,一佣于版筑之间,一垂钓渭滨,一高卧南阳[20]。此四公者,不出则寥寥无闻,一出则立业建功,以安天下。向非天子梦卜求而用之,终于农工渔隐之流而已,何尝急急自出,抑何尝以农工渔隐之事为卑鄙而不为也?今人知出而不知处,知进而不知退。凡读书不遂,即鄙农工商贾之事,而不屑为,所以有济世之才,而无资生之策者,多矣。如张齐贤以布衣而条当世之务,艺祖留之以相太宗;范仲淹以秀才而怀天下之忧,君子称之为分内事[2l]。今初学之士,就欲妄事,希觊干求,岂二公之俦耶?又留侯、疏广,功成身退,知止知足,成万世之美名[22]。今之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者几人?吾人能知此四事,于所行所止之间,审已量时,见几而作,则庶几免夫失身之患。
       节义勤俭之规
       一、节义之人,乃天地正气所钟,光祖宗,荣亲族,莫大乎是。后世但有男子仗义而穷,妇人守节而苦,不能自存者,岂可不为之虑,而使之失所耶?合族俱当议处资给,以成其美,不可轻慢靳啬[23]。
       二、勤俭为成家之本,男妇各有所司。男子要以治生为急,于农工商贾之间,务执一业。精其器具,薄其利心,为长久之计。逐日所用,亦宜节省,量入而出,以适其宜,慎勿侈靡骄奢,博弈饮酒,宴安懒惰[24]。若人心一懒,百骸俱怠,日就荒淫,而万事废矣。妇人夙兴夜寐,黾勉同心,执麻臬,治丝茧,织纤组川,以供衣服[25]。不事浮华,惟甘雅洁。凡有重务,弟兄妯娌,分任其劳。主妇日至厨房,料理检点,但有童仆撒泼五谷,秽污作践,暴殄天物者,量加惩戒[26]。至晚扃锁门户,贮水徙薪,逐处照管,仍谕各房,不许烘焙衣物。内外谨严,俱无怠忽。其上下衣食,分给有等,男女多者,传递惟均,不得各分彼此。嫁娶资妆,亦从简便。如此则衣食常盈,而先业不坠矣。
       饮食服御之规
       一、饮食服御,乃民生日用之不可缺者。近来僭侈无节,风俗日漓,盗起民穷,多由于此。岂草茅之说,所能挽回[27]?故历来古先圣贤之言,为标准。吾人当佩服,以成恬淡朴雅之风。
       二、古人饮食,每种各出少许,置之豆间之地,以祭先代,始为饮食之人,不忘本也。
       三、为人子者,父母存,冠衣不纯素;孤子当室,冠衣不纯采[28]。
       四、或问朱子曰:[29]饮食间,孰为天理?孰为人欲?曰:饮食者,天理也,要求美味,入欲也。
       五、君子慎言语,节饮食,二者养德身之切要。
       六、有道之士,粗裘索带,而人不鄙之者,取其内而不取其外也。
       七、司马温公曰:吾平生衣取蔽寒,食取充腹,亦不敢服垢敝,以矫俗干名,但顺吾性而已矣。又曰:吾家待客,会数而礼勤,物薄而情厚。
        八、古人事亲,有以酒肉养志者,有以菽水承欢者,均不失为大孝[30]。
       九、茅容待客以草蔬,与之同饭,杀鸡为馔以供母,客知之,起拜而称贤[31]。
       十、范文正公虽贵,非宾客不重肉,妻子衣食仅能自充,而惟好施予[32]。晏平仲敝车羸马,而惠及三族33。
       十 一、范益谦曰:凡吃饮食,不可拣择去取[34]。
       十二、汪信民曰:人常咬得菜根,则百事可做[35]。朱子曰:今人不能咬菜根,而至于违其本心者众矣,可不戒哉!
       十三、柳公绰凡遇饥岁,诸子皆蔬食,学业未成者,不听食肉[36]。弟见兄未尝不束带,夫人常衣绢素,不用绫罗锦绣,每归觐,不剩金碧舆,只乘竹兜子[37]。常命粉苦参、黄连、熊胆,和为丸,赐诸子,每永夜习学含之,经资勤苦。所以在公卿间,最名有家法。
       十四、君子以礼义为养心,则心广体胖,若恣食肥甘,则神昏气溃。妇女以布御寒,则坚苦其志,以香熏罗绮,则淫荡其心。
       量度权衡之规
       一、人家之斗尺戥称,皆所以量多少,度长短,称物平施,而权轻重者也[38]。此固外物也,其实系乎人之一心。心正而公,则制之惟准,用之惟平,使贸易输敛之间,两无亏累,即为天理矣。若以私刻存心,专图利已,买人之物,则用小戥大称,卖物与人,则用小称大戥;或借人米谷,原以大斗量入,而以小斗偿还;取息于人,则以小斗放出,以大斗收回,即此就为人欲。殊不知轻重大小之间,所增几何,而所损大矣。盖幽暗之中,鬼神在焉,人可欺而心不可欺,心可欺而天不可欺。吾人为学,欲辨理欲,而下克已工夫者,先从此处用力,最为亲切。
       撑持门户之规
       一、大丈夫尚欲戮力王室,而自家门户,岂可不为撑持,而忍坐视其敝乎?盖人家之兴者,岂得常兴?而为者,亦岂常废?兴而不撑持即废矣,废而能撑持,何患不兴乎?兴废固由于天,而撑持之力,实在于人。人能知此意,克勤克俭,凡有废坠,一一修举,以保宗祀[39]。切不可推延畏缩,窃议旁观,以致唇亡齿寒,委靡不振,而反取人欺笑。虽然此其大略也,若夫光显之则,在经与书矣。
       保守自家之规
       一、保守身家之道无他焉:第一,不可奸骗人家妻女。第二,不可赌博宿娼。第三,不可拖欠包揽,谋领侵欺钱粮。第四,不可炼药烧丹,攘窃诓骗。第五,不可强横健讼,斗狠逞凶及打帮教唆,生事害人[40]。第六,不可交接无藉之徒,花哄游荡,不务本等生理,及纵容尼姑卖婆于内室往来[41]。第七,不可傲人慢物,好胜夸能,逆理乱伦,骄侈淫佚。第八,不可为贪心所使,专行峻险之途,吾人能依得此诫,每日战战兢兢,循规蹈矩而行,则上不玷祖宗,辱父母,下不累妻子,害亲邻,明无人非,幽无鬼责,一家安乐,为何如哉!
注:
1、婉容:和顺的脸色。承颜顺志:看父母的脸色,顺从其旨意。
2、斯须:暂时,片刻。欺慢:欺骗,轻慢。违忤:违背,忤逆。不孝顺父母。三牲:牛、羊、豕。
3、蓝田吕氏:宋代官员吕大忠字进伯,京兆蓝田人,着有(吕氏乡约)。
4、司马温公:北宋大臣、史学家司马光字君实,官至门下侍郎、尚书左仆射,卒赠太师温国公,谥文正,世称沫水先生。
5、生业,职业,产业。显亲:使父母名声显赫。
6、汗漫:这里指肆意妄为。刑戮:因犯罪而被判刑或处死。
7、柔佞:顺从,献媚。拍肩执袂:形容亲昵的样子。
8、应世:应付世事。药石:用以治病的方药和砭石,比喻规戒。
9、宗子:嫡长子。在宗法制度下,嫡长子继承大宗,为族人兄弟所共尊,故称。
10、快便:快捷,方便。品庶:品种,种类。
11、胎教:古人认为,胎儿在母体内会受孕妇的影响,所以孕妇要谨守礼教,给胎儿以良好的影响,称之为胎教。妊子:怀孕。跛:偏。邪味:不正的味。
12、雇值:即雇佣费用,工钱。服食:衣服和饮食。
13、三朝:指产后第三日。张筵:设置筵席。
14、斋沐:戒斋,沫浴。祠堂:旧时祭祀祖先或贤能有功德者的庙堂。
15、提撕:提醒,振作。倦倦:恳切的样子。
16、讲贯:讲习,讲论研习。
17、微眇:轻微。轻弱:软弱。
18、胶柱鼓瑟:鼓瑟者转动弦柱,以调节音之高低,如胶其柱,则音无从调节。比喻拘泥而不知变通。
19、鱼鲁亥豕:指文字因形近而在传写或刊刻过程中而发生讹误。
20、伊尹:商汤臣,早年耕于莘野,汤以币三聘之,遂幡然而起,相汤伐桀,被尊之为阿衡。傅说:商高宗臣。高宗梦得圣人,名说,使百工求之野,得说于傅岩中。傅岩有涧水坏道,常使胥靡刑人筑之。说贤而隐,故为胥靡代筑以供食。高宗举以为相,国大治。 吕望:周初大臣。本姓姜,字子牙,钓于渭水之滨,文王出猎时与之相遇,立为师,武王时尊为师尚父,佐武王灭纣。因从其封姓,又有太公望之号,故称吕望。孔明:三国蜀相诸葛亮字孔明,早年在南阳躬耕陇亩,自比管仲、乐颜。
21、张齐贤:北宋大臣,字师亮,宋太祖至洛,他以布衣条陈十事,太宗、真宗时曾两度为相。布衣:庶人之服,代指平民。艺祖:有文德材艺之祖,古代帝王对祖先的美称。这里指宋太祖赵匡胤。范仲淹:北宋大臣、文学家。字希文,官至陕西四路安抚使、参知政事。
22、留侯:汉初人张良字子房,为刘邦谋士,佐汉灭秦楚后,因功封为留侯。晚号黄老,学神仙辟谷之术,以功名终。疏广:西汉大臣,字仲翁,宣帝封为太子太傅,与侄受以为官成名立,不去恐有后悔,遂一同辞官回乡。
23、资给:资助,供给。靳啬:吝啬。
24、博弈:六博和围棋。宴安:安逸。
25、黾勉:尽力、努力。麻吃:即大麻。织纤:纺织丝缕。组纠:编织圆形的细带。
26、暴殄:任意浪费。
27、草茅:指在野而未出任做官的人。
28、纯素:纯白。孤子:指父母已亡的人。
29、朱子:指宋代学者朱熹。
30、养志:承顺父母的意志。菽水:豆和水,指粗茶淡饭,形容生活清苦。承欢:迎合人意,博取欢心。
31、茅容:东汉陈留人,字季伟,曾留郭泰寓宿,旦日容杀鸡供母,自以菜蔬与客共饭。泰拜之曰:卿贤乎哉! 因劝令学,卒以成德。
32、范文正公:范仲淹卒赠兵部尚书,谥文正。
33、晏平仲:春秋时齐大夫晏婴字平仲,事灵公、庄公,相景公。节俭力行,食不重肉,妾不衣帛,一狐襄三十年,名显诸侯。
34、范益谦:生平不详:
35、汪信民:北宋学者汪革字信民,绍圣进士,吕希哲门人,着有《青溪类稿》、《论语直解》等。
36、柳公绰:唐代大臣,字宽,历官吏部尚书、兵部尚书,卒谥元。
37、归觐:指回家见父母。竹兜子;一种有座而无轿厢的竹轿。
38、戥称:戥,用来称量金银药物等的小型杆称。称,即秤,衡量轻重的器具。
39、户役:人户所承担的差役。支庶:指宗子之外的其它子嗣。宗祀:祭祀祖宗。
40、健讼:喜好打官司。扛帮:结成帮派。
41、无藉之徒:指游手好闲之人。花哄:花言巧语地骗诱。本等:本来,原来。生理:谋生之道。
(来源:嘉义何氏宗亲会刊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山东何氏宗亲网   

GMT+8, 2018-5-28 07:09 , Processed in 0.24725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© 2016-2017 山东何氏宗亲会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